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两会时间”话民生 商业健康保险前景看好

发布时间:2015-03-04 09:43:47    作者:    来源:金融时报

2015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这一年的“两会时间”更是中国老百姓了解民生政策的关键时点。几乎毫无悬念,如何解决“看病贵、看病难”势必会成为今年两会期间的重点民生话题,而且早已“预热”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所在。

政府有规划

“公民健康保障是一个国家民生保障的最重要内容。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群众对健康保障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那怎么样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健康保障需求?这就需要国家对健康保障服务业整体上进行规划。”对于商业健康保险在我国健康保障服务体系中的定位,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日前接受中国政府网在线访谈时称,商业健康保险应当成为我国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支柱,应当在构筑民生健康保障网、完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推进健康服务业整体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于保险业尤其是商业健康保险而言,顶层设计的日臻完善为其快速健康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去年8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发展多样化健康保险服务,鼓励保险公司大力开发各类医疗、疾病保险和失能收入损失保险等商业健康保险产品,并与基本医疗保险相衔接。发展商业性长期护理保险。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坚持以人为本、丰富健康保障,坚持政府引导、发挥市场作用,坚持改革创新、突出专业服务,使商业健康保险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发展健康服务业、促进经济提质增效升级中发挥“生力军”作用。到2020年,实现商业健康保险运行机制较为完善、服务能力明显提升、服务领域更加广泛、投保人数大幅增加,商业健康保险赔付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显著提高。

据黄洪介绍,目前我国老百姓的医疗费用主要由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来解决。以农民看病为例,如果参加新农合的农民发生了住院医疗,他所形成的医疗费用通过基本医保大概能报销50%,通过大病保险能够报销12%左右,两者相加65%左右。换句话说,还有大约35%的医疗费用需要由农民个人来承担,这样的医疗费用负担比例仍然比较高。如果通过一定的政策措施来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则能够实现由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商业健康保险等有机衔接的医疗保障体系,从而有效增加医疗保障供给、降低老百姓看病个人承担费用比例,切实减轻人民群众医疗费用负担。

民众有需求

无独有偶,就在我国的监管层对商业健康保险充满期待的同时,瑞士再保险3月2日发布的最新一期sigma研究报告也显示,随着新兴市场中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增加了在医疗服务方面的支出以提高生活质量。由于人们希望获得并负担得起更多医疗服务,因此到2020年,新兴市场商业健康险保费将会翻一番。正是因为商业健康险能够在构建可持续的国家医疗保健体系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包含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对发达国家中创新性解决方案的成功经验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近年来,新兴市场的医疗设施建设取得了一些积极发展。例如在亚洲新兴市场中,中国的医疗设施在过去10年来有了显著进步,目前中国每万人病床数和医生人数已接近中高收入国家的水平。中国约90%的医院属于国有,其余10%是私立医院,主要面向城市地区的富裕群体和外国人。”瑞士再保险的这份报告认为,新兴市场的医疗费用一般由政府与个人共同承担,政府的来源是税收,个人则主要是家庭储蓄。然而就在这两项医疗资金来源越来越面临挑战的同时,更加先进的技术和医学继续推高了医疗服务的价格。面对日益高涨的医疗费用,消费者对于商业健康保险的需求也会增加,因为通过支付经济实惠的期缴保费,消费者就能够通过商业健康保险获得未来医疗支出方面的财务保障,从而缓解一次性巨额费用对个人储蓄的冲击。

对于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前景,瑞士再保险首席经济师高旷楷博士(Kurt Karl)说:“消费者会越来越多地购买商业健康保险,因为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所需要的医疗服务。商业健康保险不仅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治疗地点、治疗类型和治疗水平等方面的多重选择,而且通过某些商业健康保险产品,消费者还能够自主决定保险金使用方式,如支付治疗费用、作为替代收入等。如此一来,商业健康保险可以补充或完善公共医疗服务,以帮助消费者支付国家计划不覆盖或不提供的治疗费用。”

市场有潜力

尽管政府期望商业健康保险成为医疗支出的主要来源,然而这一来源在我国显然尚未得到充分利用。据统计,2014年我国商业健康险的保费收入在总保费收入中的占比仅为8%,而同期美国健康险保费收入在保险业总保费收入中的占比却高达40%;2014年我国商业健康险的人均保费仅为116元,而美国和德国2013年的数据就已分别达到16800元和3071元。不仅如此,目前我国商业健康保险赔付支出在医疗卫生总费用中占比为1.3%,而德国、加拿大、法国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都在10%以上,美国更是高达37%。

差距的另一面恰是我国商业健康保险的巨大市场潜力。实际上,本世纪以来,我国商业健康保险的年均增长速度就已达到25%,不仅高于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也高于整个保险业的增长速度。截至目前,全国有100余家保险公司开展了商业健康保险业务,产品有2300多个,涵盖医疗保险、疾病保险、护理保险和失能收入损失保险等多个方面。2014年,我国商业健康保险保费收入达到1587亿元,同比增长41%。今年1月我国保险业开局良好,商业健康险原保险保费收入249.98亿元,同比增长30.46%,不仅增速为各大险种之首,而且正在成为拉动保费收入增长的一大动力。

“商业健康保险主要有两大类产品:第一类是报销型产品,即被保险人可以报销住院或其他治疗方面的费用。第二类是固定给付类产品,即被保险人在出现特定条件时会获得一次性赔款。固定给付类产品包括重疾、失能收入和住院现金保险。”对于哪种商业健康保险会受到消费者青睐,瑞士再保险亚洲首席经济师黄硕辉表示,消费者偏好和行为对于是否购买商业健康保险起到了重要作用,各国文化因素和风险规避方面的差异也会导致不同的购买倾向。瑞士再保险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两类产品在新兴市场都取得了强劲增长。2003年至2013年期间,新兴市场报销型产品的实际年增长率约为11.2%,预计到2020年的年均增长率将达到9.6%,为全球此类保费增长率的3倍。与此同时,固定给付产品也很受欢迎,例如韩国癌症保险产品和日本旧病复发产品取得成功之后,该地区很多市场对癌症保险产生广泛的兴趣。

目前我国老百姓的医疗费用主要由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来解决。如果通过一定的政策措施来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则能够实现由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商业健康保险等有机衔接的医疗保障体系,从而有效增加医疗保障供给、降低老百姓看病个人承担费用比例,切实减轻人民群众医疗费用负担。